呵呵,荆天我妈就那样的人。

小子,荆天你真的以为有着丹王的庇佑我就动不了你了吗?冥王恐吓道。师弟,荆天还有你不能解决的事吗?还要叫师兄前来。

见林炎醒来,荆天紫衣仙子急忙问道:怎么样?林炎点了点头。不管如何,荆天那是我大荒宗的宝物,今日丹王在此,我就给丹王一个薄面,只要你交出我宗至宝,我可以答应让你重新挑选一件宝物。紫衣仙子想了想,荆天接着突然说道:荆天有了,我记得当时我敌人太强,而我与你父亲都受了伤,有着血迹流到了琉璃灯之上,好象就是那时开始琉璃灯突然复苏了。

突然,荆天林炎灵机一动,父亲的印记应该有着他的特性,那么紫要将父亲的印记引出来就好,何必苦苦寻找。抹除琉璃灯上关于我与你父亲的印记,荆天重新烙印新的印记。

他们二人是想要使用车轮战术消耗丹王的灵力,荆天真是卑鄙。

林炎咬破手指,荆天滴了一些血液进去,再次催动紫炎,然而却依旧没有反应。秦枫哭了好久,荆天以至于黑白无常都等的不耐烦,吵着要冲进来拿他,幸好被白清珠当着。

走至门边红妍掏出九子给的九重令,荆天也不知管不管用,便高高举过了头顶。又捧起程梦莲的牌位深深地看着,荆天哽咽着:你怎么就这么傻呢,为什么非要选择这条路呢,活着该有多好。

想到自己已死他们根本看不见自己也是一阵愁苦,荆天也不喊也不急慢慢的朝大门走去。路上秦枫问黑白无常道:二位鬼大哥,荆天不知我娘子投胎到了哪里,荆天我又投到哪里去?黑白无常板着脸道:这是阎王的事,我们管不了,我俩只管拿鬼魂,你也别问,若要有缘你们来世肯定回见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